因为他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


信息来源:http://big-brother.net 时间:2019-08-28 09:26

  木麻黄作为福建沿海最主要的海岸防护树种,已大步走出东山,沿着蜿蜒绵长的海岸线延伸。在平潭,在莆田,在泉州,到处都能看到它挺拔伟岸的身影。感恩谷文昌当年的坚定不移,感谢木麻黄如今的绰约风姿,昔日狂沙弥漫的不毛之地东山岛,成为闽南的旅游胜地。东门屿景区成了国家森林公园,风动石景区成了国家4A级景区,东山岛的旅游人气逐年上升。

  木麻黄,是默默无闻的树,是无私奉献的树,是东山岛的生命树。东山岛,因谷文昌而变,因木麻黄而美。东山岛人民感念谷文昌的功德,把谷文昌称作“谷公”,把木麻黄称作“谷树”。

  谷文昌在东山岛与贫穷和荒漠顽强搏斗的同时,在他的故乡林州也开展着一场与大自然拼争的壮举。20世纪60年代,为改变“十年九旱,水贵如油”的恶劣环境,林州人民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,从太行山腰修建了引漳入林工程,这条“生命渠”后来被世人称为“人工天河”,周恩来总理曾自豪地告诉国际友人,红旗渠是新中国的奇迹。

  1987年,谷文昌去世前,没有向党提出任何要求,唯一的请求是:“请把我的骨灰撒在东山”“我要和东山的百姓在一起,和东山的大树在一起”。从他的遗言就可以看到他的“东山情怀”和“木麻黄情结”。如今,他面朝东方,面向大海,静静躺在东山的怀抱中,岛上成千上万的木麻黄环绕着他,像持枪挺立的卫士一样,共同守护着他的梦想,他的土地。

  青山不语,已成记忆。木麻黄不语,已成丰碑。东山人不语,“先祭谷公,后祭祖宗”却相沿成习。

  刘禹锡在《陋室铭》中说: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言是哉。正是南湾村,这个太行山里毫不起眼的小村庄,厚植了谷文昌吃苦耐劳、坚忍不拔、一心为民的崇高品德。一个北方汉子,南下东山岛,一干就是14年,筚路蓝缕,孜孜以求,终于用忠诚书写、用生命锻造,成为所有工作在一线的县委书记的楷模,成为东山人民心中年年祭祀的“谷公”,成为一棵根植东山岛的永不凋零的木麻黄!

  当初在东山岛采访时,就很想去林州看看。看看林州以什么样的情怀和气魄,造就了谷文昌同志不一样的精彩人生、不平凡的意志品质。

  在东山岛的赤山林场谷文昌的陵墓右侧,有一棵胸径36厘米、高达16米的木麻黄树,英姿挺拔,静静地陪着1959年曾经亲手种植它的主人。1987年,他走了。去世前他提出要回归东山,要与木麻黄为伴。这棵和东山人一样感恩的木麻黄,为他主人的墓,遮风挡雨,守碑护灵,满腔忠诚。

  在东山岛柔软的海滩上漫步,看着层层叠叠的木麻黄,在海风中自由生长,随风摇曳,仿佛谷文昌的身影在大地行走,谷文昌的形象在空中升华,谷文昌的精神在人间传扬。

  就是这9株稚嫩的木麻黄,如星火燎原,在东山岛弥漫开来,浓绿起来,固住了沙的侵蚀,挡住了风的横行,护住了草的生长。东山岛变了,山山披绿,田田吐翠,水水生烟。东山人民变了,不再外出乞讨,不再沙进人退,从此耕田种地,出海打鱼,安居乐业。1964年,谷文昌离开他工作了14年的东山岛,到福建省林业厅当副厅长。他深深地眷恋这片倾注他无数心血的土地,离开时,他虽有不忍,但已不再遗憾,因为他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,实现了“不救民于苦难,人来干什么”的承诺。

  每逢佳节倍思亲。谷公去世后,年年清明时节,无数东山岛上的群众,自发来到谷文昌陵园,在“谷公”墓碑前摆满鲜花、香烟、美酒、水果等祭品,寄托哀思。因为,在东山的父老乡亲心里,谷文昌不是亲人远胜亲人,他给东山老百姓心中带来的福祉、留下的故事,比台湾海峡还深还宽。

  2015年下半年,因参加在林州召开的谷文昌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,去寻访了谷文昌故居。车在太行大峡谷中穿行,断崖壁立,群峰峥嵘,雄险峻伟,不可名状。从市区行车约半小时,来到大峡谷中一个狭长的洼地,中间有一条小河,些许流水无声流淌。半山腰有个古朴安静的村庄,叫南湾村,就是